t5v8i非常不錯小說 鑑寶天師 愛下-第191章 虎目天王!閲讀-iiwyc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啊!”
金嗓KTV中,惨叫声震天!
就连装置了消音墙的包厢里,客人们也听见了动静。
“嘶…”
“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是谁,那个人又是谁…”
片刻。
所有人心胆皆寒!
一些胆小的女生,更是不顾一切的尖叫。
场面极度混乱。
但是…
这场厮杀,仅仅持续了五分钟,就以一面倒的形势,惨烈结束。
上百个混混全部倒下!
听说消息的经理,也马上赶到。
“这…”
看到躺了满地的混混,他头皮发麻,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报警是不可能的。
可是。
整个KTV。
所有能打的,都躺在这。
江凌云…
已经没人能阻止!
此刻。
江凌云早已穿过大厅,搭乘电梯,来到六楼。
他眸光冰冷,浑身浴血。
清刚匕匕尖朝下,血液无声滑落。
六层…
是金嗓KTV的VIP层,唯独高级VIP,才能使用这一层的包厢。
里面的设施,也都是安市最顶级的。
什么都不点、随便唱一小时,都要9888!
到了一间包厢前。
砰!
江凌云一脚踹开大门!
“啊!”
沙发上,几名公主都被吓的尖叫,很快逃出包厢。
昏君 指南
唰!
“干什么?”
几名打手立刻掏出手枪,对准江凌云。
“嗯。”
一名壮汉波澜不惊,端坐沙发上,喉咙里挤出一个声音。
打手们立刻收起枪!
如今,壮汉才放下酒杯。
“出来吧。”
隔音帘后,一道人影打了个冷颤!
他根本不敢违背,只能颤颤巍巍的走出来。
赫然…
是那位餐厅的服务生!
“天,天王…”
服务生脸色煞白。
“嗯。”
纵仙劫
壮汉并未抬头。
他两指并拢,由服务生到江凌云,划出一道干脆的直线。
看到这个动作。
服务生两腿发软!
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不,不要啊…”
壮汉终于瞥了他一眼。
随后笑着问:“你哭什么?”
唰!
服务生心头巨凛!
立刻慌慌张张、擦干眼泪,却是越擦越多。
江凌云一言未发。
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让这些凶徒乖乖听命,连哭或笑,都在其掌控之中。
这个人…
不简单!
他略微思忖,马上反应过来。
“你…”
“是虎目天王?”
“对。”
虎目天王抬起头,看向江凌云时,眼中尽是赞许之色。
“江凌云…”
“这么多人,都拦不住你,你确实很厉害!”
说完。
他轻轻起身。
唰!
包厢内,所有打手再次举枪!
“说实话,我真的很欣赏你,”虎目天王踱着步,上下打量江凌云,“如果你愿意,不如做我的小弟。”
“我可以保证…”
“整个安市,没人再敢动你!”
虽然在笑。
但字字句句,却是掷地有声,完全不像在开玩笑。
江凌云面无表情。
半晌。
终于唇齿轻启:“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臥龍 先生
“很简单!”
虎目天王心里一松,立刻笑道。
“如今在安市,你也算一号人物。”
“新贵崛起,旧王必定陨落,安市的格局早已注定,谁也不希望有人打破…”
他微微一顿。
“数日前,应东湘亲自上门,要与我联手,将你铲除。”
“当然,远不止是我…”
“现在的安市,无论明面、暗面,所有人都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
江凌云脸色阴沉如水。
这些混蛋!
即便是利益上,自己和他们也没有直接冲突,但这些人却宁愿把事情做绝,也不给他留一条生路。
难怪…
连吃个饭、打个车,都如此困难。
江凌云心绪复杂。
虎目天王,却还没说完。
“黄秋那只老狐狸,你也不必指望。”
“方才,他已放出消息…”
昭 華
说到这里。
江凌云的手机,恰好响起。
黄秋!
“喂?”
江凌云接通电话,惊疑不定。
“江先生,既然没拿到采矿权,我们的合作也到此为止。”
黄秋语气之冰冷,从两人相识至今,也是从未有过。
简直…
衍天册
让江凌云难以置信!
科技 霸權
说完之后,更是直接挂断电话,不给江凌云提问的机会。
九尽春回,十里锦绣
“如何?”
看着江凌云的脸色,愈发难看,虎目天王颇为得意。
“你应该明白了。”
“现在整个安市,没有任何人会帮你!”
他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除了我…”
“你?”
江凌云突如其来的嗤笑,让虎目天王为之一愕!
“你笑什么?”
他装作不解:“我是真心想帮你,你怎么不信?”
见江凌云不为所动。
虎目天王狠狠踹了服务生一脚!
“天,天王…”
服务生吓的面白如纸,趴在地上浑身哆嗦。
他本就跪着,虎目天王一脚下去,立刻教他头破血流,掉了两颗门牙。
“你别怪我。”
虎目天王笙音平静。
“要怪,就怪你不开眼…”
“得罪了我兄弟!”
话音刚落。
一名打手掉转身形,黑洞洞的枪口,立刻对准服务生!
“不,不要!”
服务生吓得屁滚尿流。
“行了。”
江凌云终于开口。
但语气…
却没有丝毫温度。
虎目天王神色微变,江凌云的声音,已再次响起。
“演这么多戏…”
“不累么?”
怎么会信?
其他不说。
当初在苏荷酒吧,被江凌云当众打脸的黑狗,就是虎目天王的手下。
不久之前。
虎目天王更与谢龙、谢玉联手,害阿宁变成瞎子、王恩泽双手尽失。
就连江凌云自己…
也险些惨死!
残阳路31号
较之安商巨头,虎目天王,早已站在他的对立面。
滔天怒意。
也挤压着江凌云的胸膛!
“做这么多…”
“不就是为了金矿?!”
嗯?
虎目天王双眸陡睁!
想不到,自己苦心安排的这出戏,竟被江凌云一语道破。
仅仅刹那。
市井人家 王老吉
他眼中杀机毕现!
“哼。”
“既然你不领情…”
“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虎目天王大手一挥,所有枪口瞬息对准江凌云!
“杀…”
一字未说完。
唰!
江凌云已开启透视眼。
时延!
他浑身紧绷,子弹上膛声响彻,在放慢数倍后,犹似一声声沉重的心跳。
砰!
枪声骤响!
江凌云却形如鬼魅,原地空剩一道模糊的影子,人却已消失。
嗡。
清刚匕寒芒一闪。
噗通!
汐无盐
最近的那名打手,根本来不及反应…
已被抹了脖子!
“立刻杀了他!”
虎目天王瞳孔骤缩。
面对如此诡异的场景,饶是坏事做尽、杀人如麻的他。
内心也只剩骇然!

p63y9优美言情小說 鑑寶天師討論-第166章 翡翠還是玻璃推薦-y3vki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寂静!
会场之内,所有人大气不敢出。
这到底…
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之间,江凌云竟反客为主了!
“别…”
“别让他过去,拦住他!”
谢天禄老脸充血,仓促间大喝。
可是…
这些痴痴发怔的商业巨头们,根本领悟不了他的意思。
此时此刻。
江凌云泰然自若,似闲庭信步,徐徐来到会场一角。
正是…
钱进和他的手下,偷拍的角落!
“你…”
钱进头皮发麻!
手下也全都傻眼了。
面对江凌云冰冷的眸光,竟没一个人,敢遮掩身上的针孔摄影机。
江凌云的嘴角,终于微微上扬。
手中。
那只谢家的玻璃手镯,在几人眼前依次划过。
“大家仔细看。”
江凌云淡淡笑道。
最穿越 萧瑟朗
“这个款式,是谢氏集团独有…”
这一切。
军门虎子
都被摄影机清晰录下,通过电视台转播,出现在安市各家各户的电视上。
几乎没有延迟!
江凌云又扬起另一只手镯。
“至于这只…”
“看似一样,实则手镯内侧,有鉴宝阁的独家标识。”
言及此处。
江凌云掏出一根验钞笔。
咔。
对准手镯内侧,轻轻按下开关。
“啊?!”
会场中,所有人齐声惊呼!
紫外线照射下。
手镯内侧…
TFBOYS之初恋的病 程叶曦
鉴宝阁的商标,赫然显现!
“荧光检测?”
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
这是利用荧光检测原理,将荧光剂涂抹在手镯内侧,平时肉眼看不出来,只有在紫外线照射下,才会显现。
但…
这又能说明什么?
“现在,两家的手镯,大家都能分的清了。”
江凌云一手一个,捏住两只手镯。
语速不紧不慢。
“玻璃诞生至今,已有4000年历史,时至今日,工艺水平极高。”
“各类珠宝,都能伪造…”
“自然也能碰瓷翡翠,尤其是上等的冰种翡翠。”
他微微一笑。
“谢氏集团,的确是玩玻璃的高手!”
“但是很可惜…”
江凌云收起验钞笔。
又从口袋里,取出一只放大镜。
在针孔摄像头前,有意无意的摆弄着。
“这,这又是干什么?”
“甭管翡翠还是玻璃,用放大镜能看出啥…”
“异想天开!”
在场大人物们,无不摇头否定。
这个江凌云!
亏他还自诩“鉴宝天才”,居然连这点道理都不清楚?
可是…
当江凌云转动放大镜,将镜面一侧,朝向会场之际。
“什么!”
“不,不可能…”
惊呼声霎时震彻。
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透过放大镜的镜片,谢家款式的手镯内,赫然出现无数小气泡。
密密麻麻,难以计数!
金陽決
“我懂了!”
阮思弦也张大了樱桃小嘴。
“玻璃工艺再怎么进步,在制作时也会留下气泡,但需要借助高倍放大镜,才能看见。”
“没错。”
江凌云微微颔首。
撤开放大镜后,整只手镯复归透明,方才那些密麻气泡,单凭肉眼,根本难以辨认了。
“不止如此。”
他悠然继续道。
“从表面看,玻璃仿品完美的过分,里边连一点棉絮纹都没有。”
“有经验的老师傅,一眼就能看穿真假…”
众人耳边听着,眼珠子也瞪着手镯。
谢家这只手镯的林林种种,居然都跟江凌云所言,严丝合缝的对上!
这…
所有人都懵了!
许多人更是自惭形秽,老脸通红。
刚才还说,江凌云什么都不懂,想不到呼吸之间,自己这张脸,就要被人家打烂…
丢人!
可他们要是知道,会场中的一切,早已被电视台转播,那估摸着从今往后,都不敢在人前露面了。
江凌云还没说完。
此刻。
他举起另一只手镯,又把放大镜置于适当位置。
差别…
显而易见。
真正的上等翡翠,表面看来或如冰、或似玻璃,如雾里看花,心知它完美,却怎么都看不清。
借助高倍放大镜,正可一窥其中端倪。
那就是…
棉絮纹!
通常而言,棉絮纹越少越好,但只要是翡翠,其内部必定存在或絮、或线的纹理。
那是翡翠的伴生物,大体分钠长石、霞石两种,至于棉线纹,则是翡翠开裂、又自动愈合所致。
而冰种翡翠里,更是有一种独特的棉絮纹。
也就是…
雪花棉!
书眼 我要回火星
其色泽纯白,似飞雪纷扬,根本不可能仿造!
快穿之女配不按剧本来 笑意炎炎
江凌云一字不落。
冰种与玻璃的差异,被他毫无保留,和盘托出。
“除此之外,两者在手感、重量上…”
“当然,也有其他鉴别方法…”
他滔滔不绝,时而面向会场,时而冲着摄像机。此间众人,由最初的迷茫、糊涂,又到后来的似懂非懂、略知一二。
直到最后,都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江凌云…
不能惹!
专业第三者
天才之名,果真不是吹嘘,单是金银玉石,只怕早已烂熟于心…难怪别人总说,每逢鉴宝,他看都不看,就能铁口直断,立刻分出真假。
恰似长了双天眼!
更可怕的,是江凌云心机之深。
到现在,谁都清楚,这次的安商酒会,是谢家为江凌云,办的一场鸿门宴。
但在场众人,也是直至如今才发觉。
谢家打的算盘,肯定是密不透风,江凌云却能在毫无征兆之下,预先感知,甚至将计就计…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北疆雪狼
“现在,大家应该很清楚了。”
此时。
江凌云终于说完,又一次举起谢家的手镯。
“实在分不清,也可以记住,只要是这个款式…·”
“就一定是玻璃的!”
“另外。”
“鉴宝阁出品的所有翡翠佩饰,都会附送苏士比的鉴定证书,绝对货真价实,没有一件假货!”
震撼!
别说其他人。
就是主席台上的阮、谢两家,也全都大汗淋漓,如洗了热水澡般。
谢天禄脸色铁青!
他脑袋里嗡嗡作响,方才发生的一切,简直如梦境般。
不可思议!
“快…”
“别拍了,赶紧关上!”
直至此时。
钱进才如梦方醒,仓惶的低吼。
“这种东西,怎么能让外边的人看见?”
“赶紧关上!”
但是。
身边的几个手下,却是脸色煞白,张了张嘴,又不敢开口。
大牌棄婦
只能…
悄然伸手,指指针孔摄像机。
噗通!
钱进双腿一软,直接瘫在地上!
“刚,刚才…”
“都录上了?”
钱进眼前一片花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