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五十七章 傳藝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和氏璧的本体,还有个别称,叫作‘金镶玉’。
是因其曾被摔缺一角,后被人用黄金补全,故由此而得名。
零剑星之刻 恶魔月下月
当日,任以诚将和氏璧所蕴含的奇异力量吸收殆尽,成就了他独特的元神。
元神的存在,玄之又玄,似实还虚。
虽然依旧是和氏璧的模样,可却浑然一体,并不存在瑕疵。
但如今,那镶嵌着黄金的位置,已经变成了漆黑色,碧色中透出一抹幽暗,看起来格外的显眼。
那熟悉的感觉,赫然正是魔气!
不知何时,竟钻入了元神中,并且扎下了根来。
一切仿佛早已注定,天意难逃……
“这算什么?”
任以诚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难看,胸膛起伏,思潮翻涌,心中更有一股无名火气,油然而生。
有言道,屠龙者终成恶龙。
难道他这降魔者,也终要入魔不成?
太讽刺了!
“狗屁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秃驴害人不浅,全他娘的扯淡,嗯……出来。”
任以诚破口大骂,他倒也不后悔救人,只是眼下心烦意乱实在没能忍住,突然他双耳微微一动,随即转过身来。
脚步声响起。
第一邪皇缓步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老夫适才感应到了一股细微的魔气,虽然一闪即逝,但却瞒不过老夫,看来魔刀在你身上,产生了某些意料之外的变化。”
“呵呵,我也没想到,入魔在我这里竟然变得如此简单,而且,为何我觉得前辈似乎早就知道了?”
任以诚凝视着眼前的老人,对方的脸上全然没有半分意外的样子。
第一邪皇淡淡道:“那你可知,老夫自创出魔刀之后,后半生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克制魔性上边,在这方面没有人比老夫更了解。
天地万物,莫不在阴阳二字之内,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
任以诚点头道:“略知一二,那又如何?”
第一邪皇沉声道:“所谓太阴生少阳,太阳生少阴,正与魔,亦是如此,两者从来都只在一线之间。
愈是纯粹的东西,就愈容易被污染,你的那股力量,太过于纯正了。”
“我……”
任以诚登时胸口一滞,欲骂无言,邪皇后边那句话,听着真是好特么的耳熟啊。
“嘶——呼,前辈既然知道,为何不在我救人的时候提醒一声呢?”任以诚深吸了一口气,说话间牙齿不断咯吱作响。
第一邪皇反问道:“我提醒了,难道你就不出手了么?你能拥有那种力量,就证明你心性纯善,所以这始终都是无法避免的。”
“……”
任以诚哑口无言,对方说得完全没法反驳。
顿了顿。
他摇了摇头,轻叹道:“算了,左右这种事也不是头一遭了,我能解决一次,就能解决第二次。”
任以诚想起曾经帮助归海一刀化解阿鼻道三刀的魔性,只是对方的情况明显不如第二刀皇那般严重。
他心里有些没底,不知当初研究出来的《神魔一念》的心法,对魔刀是否也同样有效。
第一邪皇忽然笑了。
“年轻人志气可嘉,不过你也无须过于紧张,对于你来说,这未必不是一场造化。”
“哦~,愿闻其详。”任以诚讶异的挑了挑眉。
第一邪皇朗声道:“何为魔?在寻常人眼中,魔便代表着邪恶,但这只是最肤浅的愚见。
小子,你记住,魔!其实是臻至最高境界的必经指路,也是唯一的无二法门,只要通过了这场试炼,你的修为就可以更上层楼。”
“还请前辈不吝赐教。”任以诚拱手施礼,他知道对方既如此说,那必然是有所准备的。
第一邪皇感慨道:“能跟老夫一样身具正魔双气,看来是老天注定的缘分。
好!老夫就将融合我毕生武学经验所创的这招‘天道混元殛’传授于你。”
之后,在风、云等人满心诧异不解的情况下,两人开始闭关。
天道混元殛博大精深,需要同时兼具正魔两股真气,再配合天地乾坤二位,方才能有所成。
逆转仙轮
所幸,任以诚曾练成‘混沌渺无极,双分日月明’的奇招,对于阴阳变幻之道心得颇深,修炼起来尚算得心应手。
数日后。
山洞深处。
任以诚盘膝坐在那巨大魔字之前,双目紧闭,念动之间,将已完全恢复的元神,逆行运转开来。
霎时间,那一缕魔气如火上浇油,迅速扩张开来,将原本的碧色光芒给掩盖了下去。
任以诚神色陡冷,双眸泛起殷红血色,漆黑浓厚的魔气沛然透体而出,其势滔天。
接着,就见他双手盘抱,同时运转经天皇气,伴随魔气交缠,翻涌激荡。
在这两股雄浑真力的影响下,赫见他周遭方圆十丈的地面瞬间崩裂扭曲,在将魔字摧毁后,竟形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太极图形。
而任以诚的面容身躯,也随之变成了半黑半白,就如同邪皇入魔之后那般模样。
但见他两手上抬,真力席卷之下,地上无数碎石浮空而起,更显出凝聚之象,相互摩擦间,还隐隐闪现出宛如雷电的光芒。
第一邪皇见状,连忙出声喝道:“够了,快停手,再继续下去你会气尽而亡。”
九子过名 颜玊
“哈啊?”
任以诚闻言一怔,旋即双手一挥,运功将气劲散去。
“啪哒啪哒……”
無 愛 不 歡
碎石如雨,砸落在地。
“合着这就是一跟人玩儿命的招式?”
任以诚没好气的看着邪皇,嘴角不由一阵抽搐,心中亦是万分无语。
第一邪皇不以为意道:“老夫只是不想日后一身绝学失传,若非我那徒儿学不得魔刀,如何能轮的到你。
况且,刀皇在浊世魔池中受尽无边痛苦才练成的魔刀,也已被你彻底掌握,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只能用来同归于尽的招式,确实有点鸡肋嘛。”任以诚讪笑两声,收招之后,面容已然恢复如常。
正如邪皇所说,仗着和氏璧元神,再加上《神魔一念》的心法,他现在完全可以做到在激发魔气的时候,依旧保持神志清醒。
此次,他最大的收获其实并非是学会了天道混元殛,而是真正练成了那号称刀中之最的魔刀。
在这数日间,第二刀皇也恢复了过来。
一朝成魔,一朝梦醒。
他恍若再世为人,终于接受了聂风。
诸事已了,众人决定离开生死门。
聂风陪着第二梦送刀皇回断情居。
任以诚和步惊云一同回返中华阁,独孤梦也随行前往,准备找无名询问其父独孤一方去世的真相。
第三猪皇则留了下来,照顾双臂已断,没有徒弟伺候的第一邪皇。
一切尘埃落定,江湖又再恢复了平静。

7wsus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txt-第四十章 刀劍橫空看書-l9108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废铁再多一块,也还是废铁,看来你小子计止于此,想破老夫的金身,痴人说梦!”
绝无神仗恃金身不灭,仍旧肆无忌惮,纵然已身负内伤,却犹自目空一切。
“枉你也是威震一方的武学宗师,岂不闻,利剑无威,剑利方为杀人器的道理,行与不行,你先接下我这一招再说。”
任以诚油然一声轻叹,话音落下之际,体内经天皇气沛然运转开来,纳混沌,分阴阳,凝化日月双劲。
霎时,浓云蔽日,天地为之变色!
眼见如此惊人威势,绝无神顿觉此招非同小可,不由心下一凛。
当即暴喝一声,沉腰坐马,强催十成功力,展开护体气劲,迸发出一道金灿灿的气芒,将他笼罩在内。
雄浑霸道的真气,登时将他脚下的砖石震成粉碎。
随即。
任以诚双臂一振,身上一股凌厉绝伦的锋芒之气冲霄而起,手中刀剑同运。
刀起纵横‘千里不留行’。
剑御诗仙‘飞剑决浮云’。
倾尽他毕身功力,日月双气化转刀罡剑劲,以‘黑寒’的吸摄之力,尽数聚集在争锋和绝世好剑之上。
在场众人只见一片漆黑中,金蓝双色气芒交相辉映,将任以诚环顾在内,流光粲然夺目。
“混沌无极,诗仙纵横,日月同天!”
任以诚沉声一喝,刀剑随之脱手,犹如两条出海狂龙,交缠旋飞,带着咆哮般的呼啸声,破空激射而出。
锋芒过处,三分校场的地面登时如纸帛撕裂,瞬间被一分为二。
招未至,势先到。
绝无神陡觉全身上下如遭千刀万剐,惊骇间,急忙再次催谷,将自身功力逼至极限。
瞬息之间,凌厉无匹的气劲已迫压眉睫。
日月双劲凝聚刀剑之气,以无边锋芒弥补兵刃不足,更融合成一股无坚不摧的混沌气劲,惊天动地而来。
轰然一声巨响。
双方交接一瞬,绝无神的护体真气当即应声崩碎。
“啊——”
伴随一声凄厉惨叫,不灭金身—破!
绝无神倒飞而出,速度之快,力道之猛,犹如炮弹般将身后高台洞穿。
砰然一声,四分五裂。
与此同时。
滔天气劲爆发,余波席卷四周,顿时烟尘四起,飞沙走石。
在场被擒的中原武林高手,身中剧毒未解,不及闪躲。
千钧一发之际。赫见无名挺身而出。
火麟剑出鞘,剑锋斜指苍天,骤然爆发出一股磅礴剑意,化为万千剑气交织,严如密网铺天般将众人守护在内。
烟尘散去。
三分校场中已然遍地疮痍,除了无名和中原高手所在的位置,再无一处完好之地。
而绝无神则被掩埋在了倒塌的高台废墟之中。
无名见状,不由暗自思忖起来。
“此招威力之强,只怕已不在万剑归宗之下……”
他身后的众高手,亦无不为之瞠目,震撼万分!
让我们追随蓝风衣
岁月之砂 一念暖阳边
有人惊呼道:“世间竟会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武学,简直令人不敢相信,绝无神这次必败无疑!”
精帝 逆梦寒
“咔嚓!”
那人话音未落,高台碎木中,绝无神猛地飞掠而出。
只见他血染全身,所穿盔甲也已支离破碎,再没了方才那不可一世的猖狂。
绝无神怒视任以诚,仿佛一只残狼,脸上神色震怒更震惊。
染血的嫁纱是一种诱惑 凛夜蝶薇
任以诚双手一招,远处插在地上的争锋和绝世好剑,锵然一声,自行飞回入手,凝神戒备。
他记得似乎不灭金身的超绝防御,需要极其庞大的内力来催动。
如今金身被破,绝无神的功力便可集中一处。
如此之下,杀拳若再次出手,势必威力倍增。
由不得任以诚不小心。
“噗……”
无限之任意门
绝无神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扑通一声,单膝跪地,像是身子被抽空了气力。
任以诚略显诧异,一时不明,不过这倒也不妨碍他痛打落水狗。
“怎么样,我这两下子还行吧?你不是喜欢笑么,你特么倒是给我接着笑啊。”
绝无神咬牙切齿,目呲欲裂,强要出手,但只稍一动念催运真气,登时便感气血翻腾,五内如绞。
无名缓步而来,沉声道:“他被你硬生生将金身打散,经脉脏腑尽皆遭受重创,没几个月的时间调养,休想再动用内功。”
绝无神冷哼一声,正欲开口,却忽然听闻不远处,风、云和十大气忍的战场传来了动静。
只见十人掠空而起,叠罗汉般竖列排开,纷纷掌抵前人后背,连成了一线。
却说风云在断情居的数日间,无论内功还是招式,均进步斐然,堪称一日千里。
眼下,面对十大气忍,两人凭借一刀一剑,以少敌多,竟是压得对方难占上风。
最终逼得他们不得不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十气归元!
此招的精髓,便是可将他们毕生所修练的大日紫气,尽数集中在一人身上,超乎百年的功力,威力可想而知。
霸道总裁来PK 月半倾城
十大气忍同气连枝,雄浑真力逸散而出,势头之猛烈,如日中天。
“风!”步惊云断喝一声。
“云师兄,好!”聂风随即响应。
仿佛是天生而来的默契,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心有灵犀,话音落下一瞬,乍见寒芒爆闪。
雪饮横空,风无形兮招无相。
无双起剑,云无常兮势无定。
“风云合璧,摩诃无量!”
两人爆喝惊天,旋身而起,同时将手中刀剑不断相互撞击,迸发出如雷巨响,声震九霄。
更引得天象再变,卷动天地之气,凝聚出一道通天彻地的龙卷风,生生不息,不断增强。
正是风云天上起,一招天地应!
十大气忍见状,不敢轻忽,大日紫气蓄势而发。
轰隆!
磅礴紫气与摩诃无量交锋,碰撞之声响若晴天霹雳。
十大气忍联手之下功力虽强,然则人力有穷尽,终究难以抵抗风云合璧的浩瀚天威。
恍惚间,只觉眼前怒海翻腾,在紫气崩溃一瞬,十人不及反应,几乎在同一时间,纷纷身形爆碎,化成了一阵血雨飘洒而下。
任以诚眉头一挑,哂然道:“这回你彻底没戏唱了吧。”
“的确,但可惜你还是杀不了我。”绝无神的脸上蓦地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
就在这时,三分校场外,两道人影急掠而来。
“云师兄,我和猪叔叔找遍了天下会,还是没有找到楚楚。”第二梦面露焦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步惊云神色一冷,霍然转身看向绝无神。
“我妻子人呢?”
绝无神狂笑道:“放心,她没事,只不过是正前往去东瀛无神绝宫做客的路上而已。
要是不想她一尸两命的话,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哦对了,除了步惊云的妻子之外,还有你们中原的皇帝也在我邀请之列。”
“什么?”
步惊云又惊又怒,身上不觉间已散发出了有如黑雾般凝若实质的杀气,令人望而生畏。
无名亦倍感震惊,暗道不妙。
一众中原武林高手则已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任以诚翻手化去刀剑,目光陡沉,森然如水。
“你想离开随时都可以,但你记住,转身逃走时,你的背上将从此烙印上我飘萍无迹任以诚的大名,终生,永世!”

0jdzb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ptt-第三十九章 至極之極!-p78sq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天堂有路,地狱无门!正好,今日老夫就将你们一并都解决了,彻底粉碎中原武林的希望。”
绝无神凝视三人,面带冷笑,眼神睥睨,极尽嚣狂。
任以诚似充耳不闻,来到无名身旁,问道:“前辈,你情况如何?”
“我已恢复三成功力,当可助你们一臂之力,但愿合我等四人之力,能可打败绝无神,拯救神州安危。”
无名脸色沉重,显然是对不灭金身忌惮非常。
任以诚眉角一扬,笑道:“三成么?前辈,此战就有劳你给我压阵吧,我已经想到破他金身的办法了。”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
“哦~”无名略显诧异,眼见任以诚胸有成竹,心中虽有疑问,却也不再多言。
“绝无神,你的死期到了,交出我妻子,留你全尸。”步惊云目光如剑,杀机毕露。
“就算侥幸让你们恢复了武功,废物也还是废物,杀你们,何需老夫亲自动手,绝地,天行,给我杀了他们。”
绝无神蓦地一声令下,在场众多鬼叉猡中,两道人影随即飞纵而出,分别向聂风和步惊云扑了过去。
看样貌,赫然正是当日在七重地狱中那两名高手!
两人身法速度绝伦,凌空挥拳蓄势。
电光石火间。
绝地已攻至聂风身前三尺,却忽见眼前一花,聂风竟消失无踪,紧跟着就感觉头顶有猛烈劲风轰然压下。
“下去。”
聂风以高绝轻功闪至绝地上空,轻喝一声,‘风中劲草’已重踏而下,击中绝地后颈。
蓬!
一声巨响,绝地如被巨石砸中,整个人陷入了地面之中,颈椎断折,当场气绝。
与此同时。
天行亦已逼近步惊云,但他拳劲未及出手,就见步惊云已抢先发动了攻势,随手一掌拍出,‘流水行云’夹杂麒麟火劲,画出一道玄奥的轨迹,砰然正中天行胸口。
嘭!
血雾如雨,自天行后背喷涌而出,人未落地便已命丧黄泉。
任以诚见两人出手如此利落,不甘示弱,右掌一抬,对着宫本猛隔空虚抓,骤然生出一股磅礴吸力将其拉扯了过来。
宫本猛骇然大惊,不及反应,已落入任以诚掌中,旋即就觉头顶剧痛传来,双眼一黑,跟着便失去了意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无名见状,不由暗自吃惊。
且不说任以诚,风、云二人的修为高低如何,他是了如指掌。
但眼下所见,两人皆是突飞猛进,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比以往高明出了何止一筹。
任以诚缓步上前,眉宇间满是按耐不住的雀跃之色。
卧魂 辰小冷
“绝无神,该我们了,皇城一战未能尽兴,今天看我如何当着天下武林的面,破你杀拳,灭你金身。”
“任兄,雪饮给你。”聂风说着就要将背后宝刀解下。
“不用,我自有办法。”任以诚笑着摆了摆手,彰显出十足的信心。
“好大的口气,老夫就先杀你,再杀无名,看看到底是老夫的拳头硬,还是你们的骨头硬,气忍,给我出手,杀掉风云。”
绝无神夷然不惧,又是一声厉喝,场中立时掠出十道衣着打扮相同的身影,将聂风和步惊云团团包围。
这十大气忍来自东瀛紫气宗。
多年前,他们初出茅庐,为求扬名立万便以性命为赌注,挑战绝无神的不灭金身,却落得战败收场。
绝无神不杀他们,反而要求这十人替他做一件事作为交换。
娱乐之唯一传说 呆萌小苏
十人自然不会拒绝,可绝无神在东瀛可谓如日中天,他们为了这件事,一等就是十年。
直至今日,终于有了他们的出手的机会。
十人心知风云不可小觑,当即同时催运功力,形成一片庞大的气场将两人笼罩在内,意图限制他们的行动。
十人所修习的乃是紫气宗的绝学《大日紫气》,以功力雄浑著称,更凌厉霸道,一经出手,顿令风、云感到压力袭身。
锵然一声,雪饮出鞘。
银芒照眼的刹那间,十大气忍猛觉一股刺骨寒气透体而入,不由心神一凛,又再加了三分警惕。
最强除妖师
步惊云亦随之有了动作,气走全身,双臂散发出如烈焰般的热气,整个人更如同一柄利刃,剑气横生。
十大气忍心有灵犀,见此情形,果断决定先发制人。
正欲出手之际,不料一声惊天巨响从天下会深处传来,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错愕间,就见两道匹练般的赤色虹光破空激射而来,“铛、铛”两声,插在了步惊云的身前。
嗡——
伴随一阵轻吟,虹光散去,现出了里边的庐山真面目,赫然竟是无双剑和火麟剑。
步惊云不禁面露喜色,抬手拔起无双剑,周身剑气沛然,顿时气势大增。
任以诚信手一招,将火麟剑吸入手中,头也不回的抛给了身后的无名。
“受死!”
绝无神陡然暴喝一声,身形闪电冲出,起手便是‘杀心’,拳劲如雷,直取胸腹。
他知道任以诚清楚他金身弱点所在,哪还敢坐视对方先行出手。
任以诚猛吸一口气,运转虚空灭,提元纳劲,‘霸王殛’凝势于拳,悍然迎了上去。
两道惊人神力相互碰撞,顿时气浪翻涌,地裂三丈,强如无名也被逼得连连后退。
二度交锋,两人均心知对方实力,试探已无必要,出手即是全力。
但熟料,这完全相同的一招之下,较之上次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绝无神一拳击出,哪知对方拳劲此番居然更胜一筹,瞬间将‘杀心’的劲力震散。
“你的功力?!”绝无神惊怒交加。
任以诚笑而不语,‘狼王印’紧随而出,化拳为掌,势若灵蛇蜿蜒缠绕而上,锁住绝无神手腕,翻手一拧,错身来至其背后,起脚直踢膝后腿窝。
“咔”的一声。
绝无神已单膝跪地,压碎一片砖石。
猝不及防间,却见任以诚攻势未绝,身形一转,再度来到绝无神面前,一脚正中小腹,在他不禁弯腰的一瞬,任以诚的膝盖又狠狠撞击而来。
霎时,剧烈痛楚自下颚蔓延,绝无神的头颅高高扬起,任以诚的连绵攻势也终至尽头。
砰然一声。
他重掌贯劲,印在绝无神眉心顶门之上,将其头颅嵌进了地面之中。
“所谓杀拳,不过尔尔。”
任以诚语带讥诮,话音甫一落下,忽听绝无神一声怒吼,浑身隐泛金光,爆发出一股雄浑气劲,竟硬生生将他的手掌弹了开来。
“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绝无神称霸东瀛,何曾被人如此轻视,心中已然充满了难以言表的屈辱,厉喝声中,杀拳第二式‘杀神’含怒出手。
这是他专门为对付无名所创的一拳,意在毁灭对方的武林神话。
拳劲卷起一股浩猛无比的罡风,沛然向任以诚暴轰而去。
“皇者号天令!”
任以诚双臂一振,挥划间虚空灭极招上手,犹然不闪不避,直面硬撼而上。
轰!
两股旷世无匹的力量交锋,爆出闷雷巨响,澎湃气劲更有如浪涛般翻涌回旋,席卷四周。
在场众人躲避不及,无不感到呼吸困难,耳鼓也被震的隐隐作痛,呼声遍地。
唰!
但见一道人影倒飞而出,断线风筝般坠落在地。
“哈哈哈……老夫的金身不死不灭,你打不败我的,没有人能打败我!”
绝无神站起身来,纵声狂笑,虽然略显狼狈,但身体依旧无甚大碍,战意丝毫不减。
“小子,纳命来!”
绝无神在任以诚手中连连受辱,已然是恨之入骨,怒喝声中,提聚毕生功力,使出了杀拳的第三式——‘杀绝’。
日记里的单车男孩
倏尔,劲风翻涌。
只见拳影滔天,密如狂风暴雨,快若风雷迸发,悍猛似崩天裂地的一拳,誓要将任以诚赶尽杀绝。
“刀!”
任以诚沉声一喝,身后争锋应声而动,自行拔起,飞入手中,旋即掌刀同运,乍见寒光瞬闪。
乃是极招之后的至极之招,携无与伦比之势猛然暴绽而出。
极星辰,穷轮回,尽虚空。
皇世经天,三诀合一!
至刚至柔,至快至巧的一刀,蕴含浩瀚若海的经天皇气,化作一道凛然刀光,恍若九天飞瀑,雄势挥斩而下。
在领悟出三元归一的奥妙之后,他也终于成功堪透了皇世经天宝典的最高层次。
刀光过处,似惊虹掣电,‘杀绝’拳劲顿如波开浪裂,砰然溃散,更余势不衰,正中绝无神胸膛。
“噗……不可能!”
绝无神口中鲜血狂喷,目呲欲裂,难以置信自己最强一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震骇同时,就听一阵“咔嚓”声响,身体更感受到一股撕裂般的剧痛扩散开来。
他低头看去,赫见衣衫破碎,身上所穿盔甲也已遍布裂纹。
绝无神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忽然狞笑了起来。
“差一点儿,就只差那么一点儿,可惜你的刀没开锋,废铁就是废铁,纵然破了我的杀拳又如何,你还是奈何不了我,哈哈哈……”
任以诚哂然一笑,刀交左手,右掌一翻,化出了绝世好剑。
“你得意的太早了,最好吃的东西当然要留到最后再解决,我要把你引以为傲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打碎,这样才够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