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tgg精品都市异能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第710章 而我是發現她的人(中)讀書-qasx4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青梅竹马永不做败犬
战斗的结果不用多说,也没有出现任何会令人意外的因素。
蛇女胜利了。
与其说是胜利,不如说是碾压、或虐杀。
她本可以在瞬间杀死在场所有人,却偏偏要一个接着一个,就像是闲暇时为打发无聊时间捏塑料泡包装纸一样,一点点,将这些具备灵智与自我意识的生灵虐杀掉。
本来开始在祭司的号召下,信徒们尚且存在殊死一搏的勇气,可逐渐,当他们发现自己等人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对蛇女造成伤害,而对方却只需要轻轻一击,便足以打断他们浑身骨骼,让他们口吐鲜血的绝望的在地上等死时,所有的一切便都消失了。
这些人里,根本就不缺乏狂热信奉蛇神的信徒,可是,在这远比理想还要骨感无比的绝望现实面前,他们的一切举动都是如此的徒劳无功。
不论怎样,哪怕抱着必死的决心冲锋,也不能给蛇女带来哪怕一点的损伤。
这已经不是什么意志力的比拼,也不是靠口号便能完成逆袭。二者间差距带来的深深无力感,让再怎么狂热的人都提不起一丝希望。
当蛇女还是蛇神的时候,这份强大让他们心安,让他们向往与憧憬,可当她变成蛇女,除了绝望以外,他们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情绪。
最终,除祭司与自己原先的亲人外,蛇女将广场内剩下所有人全部残忍杀害。
哪怕其中有一些愿意背弃蛇神,转为信仰她的人,哪怕其中不乏幼儿与老人,哪怕里面还有些曾经还蛮照顾她、给她好吃的东西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却都完全没有让她停下自己复仇的脚步。
等所有人全部死去后,她来到自己父母面前,黑雾下的竖瞳冷漠的注视着他们,就像是在看待一个陌生人。
事实也正是如此。
当两人将她送给蛇,当他们面对自己女儿无助的凄惨求救声,却没有任何举动,反而激动荣幸地注视着进食中蛇的时候,这两人在她眼中已经不算是什么父母。
他们只有一个身份,那便是杀害自己的凶手帮凶!
“说到底,人类也不过是这样的生物罢了。”她缩小自己的身躯,将其化作除尾巴外,几乎与正常人几乎一致的高度。
苍白的手臂从黑雾中伸出,捏住已经彻底瘫软在地上,面目表情茫然无措的自己母亲的脖颈,将其提起,与此同时,她嘴角也掀起讥讽的冷笑。
“母亲,作为将我生下来的存在,竟然可以对自己孩子如此薄情。”
“说到底,”她看眼自己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自己的哥哥姐姐们,“你们真的有资格作为父母吗?”
“我,我们的存在,大致也不过是你们贪恋欢愉的副产品,你们根本就没有对我投入过任何的情感。”
“对于你们所有人来说,我都是可有可无,从出生后数年为止,甚至连个普通名字都不配拥有的存在啊。”
听到她看似感慨,又好似怀念的话语,被她提在手中的女人脸色已经变得涨红,她双手下意识握在蛇女的手上,想要将其从自己脖颈上掰开。
可惜,哪怕是以她被蛇改造过的身体,也无法做到这点,那双素白的手,简直就像是铁钳般牢牢地将她拴住,让她动弹不得。
倒是另一边她的父亲,就像是想到什么,眼中猛然爆发出无尽的希望,他感觉自己看到了活命的机会。
想到这,他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到蛇女的身前,也顾不上什么长幼尊卑,卑贱的跪在地上恳求道:“丫头,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对。”
“求求你,看在我们养你好几年,一直都没有亏待你的份上,给我们一个机会,饶过我们吧!”
“你也是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你知道的,我们根本没办法违逆蛇的命令,对我们来说,它就是一切啊!”
“所以,其实我们也是不想这样的,人都说虎毒不食子,更何况我们人!如果可以,我们也不愿意让自己孩子去送死的!”
因为担心触怒对方,男人就连父亲两个字都不敢说,全程用我代替自己,竭尽全力想要撇清整件事与自己的关系,让对方绕自己一命。
“是这样吗?”蛇女浑身上下几乎都笼罩在黑雾之中,其余人也看不清她现在是什么表情,从黑雾里传出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只不过,男人的脸上却露出一抹喜色,他觉得,蛇女只要愿意跟自己交谈,就说明一切都还有转机。
再怎么说,对方在几人心里也不过是个五岁不到的孩子,就算现在不知怎的,拥有蛇神所有能力,思想上也不可能有多么成熟。
“没错,就是这样!”男人连忙点头。“丫头,如果可以的话,快放开你,不,是放开她吧,不然她就要死了。”
“哦?”蛇女不轻不淡的说道,随后,只见她一个用力,伴随着咯嘣一声脆响,刚燃起些许希望火花的女人在挣扎许久后,终于是无力的垂下双手,同时,她的脖子也无力垂下,眼中带着无尽的复杂情绪就此陷入永远的沉睡。
“什么!”仅存下来的所有人里,出祭司以外全都惊呆了。
没想到刚感觉有话头可以谈下去,对方就突然暴起杀人,对象还是她亲生母亲。
男人脸上闪过一抹悲愤,刚想说什么,但从蛇女身上传来的阴冷的感觉瞬间便将他所有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
“便宜你了。”蛇女松开手随口说道,这简单的话却不免令周围几人毛骨悚然。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过,相比较其他被她开膛破肚的人,她原来的母亲起码还能留个全尸,这样来看,似乎还真是个能够接受的结局。
但现在没有人有闲心考虑这个,他们重新深刻的认识到自己一个错误。
那就是他们还在用之前的目光看待蛇女,还以为她不过是个四五岁的女孩,即便先前对方用各种残忍手段时,也当做她是在发泄怨气。
孩子本就是天真无邪的,对于生命没有敬畏,也不知害怕,否则也不会有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一说法了。
可现在看来,对方的冷酷程度已经超乎他们想象,根本就不是什么孩子能做到的。
啪沓。
男人无力的瘫倒在地上,露出凄惨的笑容,这一回,他终于是不再抱有任何幻想,终于认清现实。
看到他这样,蛇女有些不满。
在她的设想里,父母二人应该是更为痛苦的死去才行,现在这样,未免过于便宜他们。
她停下动作,开始思考应该如何对付剩下的一人。
当她目光从自己哥哥姐姐身上扫过时,一个念头浮现在她的心中。
现场唯一活着的两个成年男子正疑惑她怎么突然静止不动,可看到她接下来的动作后,其中一个,也就是女孩的父亲突然面色一变。
“不!”他大声喊道,当即也顾不上畏惧,连滚带爬地跑到蛇女身前,跪在地上,张开自己的双臂,对着这名义上是自己女儿,实际不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妻子,他们两人都从没将其当做亲生孩子对待的生物。
没想到,作为消耗品的她有朝一日竟然会成长为这般伟大的存在,并怀着怨恨前来复仇。
“求求你,丫头,杀了我,杀了我们吧!”
“看在我们前几年也有好好照顾你的份上,让我们死的轻松一点!”
男人知道,自己等人一定是逃不了了,既然如此,不如死的痛快点。
看着广场上其他人,尤其是祭典时抬着轿子将女孩送到蛇面前的那几人,个个死状恐怖,满是伤痕的脸上甚至看得到解脱之色。
可想而知这几人之前到底遭受到何种恐怖。
见到男人这毫无尊严的卑微模样,蛇女已经抬起的手不由停滞在空中。
她忽然感到一阵意兴阑珊。
兴许是因为这几人终究是自己的血亲,兴许是因为融合蛇时间不长的她还没有彻底无情无义,总而言之,她没有了继续折磨几人的兴趣。
蛇女放下手转过身子,正当身后几人松口气之时,她被黑雾笼罩的巨大蛇尾猛地抬起,带起层层音爆,用尽全力,就像是在发泄般将几人狠狠击飞出去。
“从此以后,我与你们再无半点干系!”她淡淡道,听到这话以后,因撞击到广场外层那负责防止他们逃跑而设下的屏障的她父亲,眼中闪过一抹感激,随即便跟随其他几位与他一齐被打飞的孩子们,永远失去了意识。.
“现在就剩下你了。”蛇女对着自己面前一直默不作声的唯一活人,也就是原蛇神教祭司说道。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杀死父母后,她在这世界上便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祭司总觉得,现在的蛇女看上去比之前更为冰冷无情,给人的感受也更为偏向于野兽一些。
“你打算怎么处理我?”祭司明面上表情还是十分平静的。先前发生过的一切惨像在他眼中似乎都已经不复存在,他已经坦然的接受蛇神的死讯,接受一切。
“就让你见证这一切的终结好了。”蛇女毫不犹豫的说道。看来早在很早之前,她就已经想好对他的处置方法。
祭司毫无疑问是整个蛇神教最虔诚的人之一。
蛇神在,他就在。
每一任祭司,也唯有信徒里最虔诚的人才能担任,所以,想要用一般方法对付他是不可能的。
但蛇女有个很好的主意。
对于这种连死都不怕的狂信徒而言,没有什么比让他眼睁睁望着其所信奉的一切都毁于一旦更令感到痛苦的了。
“你还有什么能做的?”祭司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他再度朝蛇女提出疑问。
“你已经摧毁了我们的城市,就连里面的人都没有放过,现在外界还能剩下多少人活着,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古灵精怪 屿霖铃
“当然不够!”蛇女断然道。
说完,她不再搭理祭司,随手解开广场上的禁制,朝天空一跃而起,她就像是鲲鹏,水中为鲲,一出水,遇到风便会立即化为遮天蔽日的大鹏鸟。
蛇女的身影从短短数米直接长到百米有余,她没有掉落下去,浓重的、好似要遮天蔽日的黑雾将其托起,隐隐约约,就像是一条邪恶的魔龙在空中遨游。
她连续甩尾抽打,在祭司呆滞、痛恨、咬牙切齿的神色中将他们为蛇修建的宫殿摧毁,连带着,甚至就连蛇曾经住百年有余的大山都被其硬生生砸平。
作为继承蛇一切的存在,她本应有更轻松便捷的方法完成这一切。
但她最终却选择最简单粗暴且无脑的一种。
山顶被摧毁,滚滚的巨石从山上落下,发出轰隆的巨响,就像是雷神在发怒一般。
城下部分在先前蛇女毁城的那一击中侥幸存活的生物,面对如此天灾,不由全部露出绝望之色。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逃跑,奈何这整片山域全部都被蛇女封锁,除了她或者比她还要强大的存在以外,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逃离。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不少没有到达广场的信徒们跪下,泪流满面地恳求头顶蛇神的原谅,可惜他们并不清楚,蛇还是那蛇,能力也暂时没出现什么变化,只不过,里面最重要的灵魂已经更换为其他生物。
就这样,蛇女立于天之巅,如神明俯视凡尘,亲眼注视着生她养她的城市彻底化为废墟,最后她又嫌不够似的,朝着废墟喷吐毒雾,确保除祭司以外没有任何一个生灵可以侥幸生存后,这才轻蔑的望眼祭司后在一种莫名的情绪下离开此处。
就在她执行彻底毁灭城市的全过程时,祭司就这样呆呆的,在她刻意的保护下见证了这一切。
他思绪万千,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蛇女是什么时候离开,等他回过神时,过去的一切都已经化为泡影。
良久,只见他惨然一笑,转过身步履蹒跚的上山而去。
最终,他来到凭空被削去一层的山顶,在自己记忆中蛇过去的洞穴前猛地跪下,不顾地上的尘土、木屑甚至于坚硬的石块。
肉体上的一切疼痛,已经完全无法令他死去的心感到些许波动。他就这样,呆呆的跪在过去自己精神支柱所在之处,不吃不喝,一直到死去。

ptf6j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起點-第706章 祭品-notv2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青梅竹马永不做败犬
蛇神村、蛇神教、蛇神,三位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存在在教民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一点点发展蓬勃。
每五年一次的祭祀已经成为惯例,哪怕完全化为狂信徒的教民对此颇有微词,认为应该增加祭祀数量,或缩短祭祀时间,却仍在蛇的坚持下一直维持着旧的秩序。
为保持尊严,维护神的地位,蛇对于自己说过的话,定下的事若非没有特殊情况,否则是不会做出更改的。
宫杀 唐小淮
这最开始尚且需要排序才能勉强维持下去的祭典发展到现在,甚至已经成为民众自发的行动。
不止如此,因为其特殊性,甚至还成为远比任何民间节日还要隆重盛大的日子。
对蛇神教的人而言,这是绝无仅有需要耗费全身心的、至高无上的活动。
子嗣被蛇吞噬,不再是令人痛苦的事,反而是一种荣耀,代表神与人之间的共存,代表蛇神始终与他们同在,始终都在庇护着他们。
为此,发展到现在,在这座与世隔绝、如同世外桃源的城镇里,暗中竟然还逐渐发展出对五年一次祭典成员的暗中买卖事件!
虽然有规定祭典是极其庄重的行为,违反者会受到严厉惩罚,但这些事与受到蛇神恩赐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此类事件,在后面的时间里不止没有被制止,反而越发壮大起来。
毕竟规定明面上不允许买卖,但若是当事人主动转让,就另当别论了。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部分人受限各种原因,没办法及时准备好祭品,或被世俗其他东西迷惑,将自己的宝贵机会交易出去。
终于,在某人连续三次拿到名额,近几次开始在信徒们的要求下,开始当着他们的面亲自将祭品吞咽入腹的蛇发怒了。
它察觉到端倪,也察觉到自己连续为同一人赐福,为此,它降下惩罚,将相关联的人吃掉了近乎一半,而那一家,更是一人不剩。
从此以后,没有人再敢在蛇眼皮底下耍花招,也是从这一日开始,祭品由原先的轮换制度改变为由蛇亲自挑选对象。
它会在从蛇神城中可能出生或已经出生、但年纪并不大的孩子中选择灵感最强的一人作为自己下一次的祭品。
就这样,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新的制度比旧的制度要维持的久的多。
久到这一片土地,已经彻底被蛇所压迫,这里每一处地方上,都沾染有蛇的气息,它和它信徒的足迹,已经遍布整个区域。
这一日,蛇收下祭品,并如同以往一样,当着信徒们的面将祭品活生生吞入腹中后,在信徒们喜悦而狂热的祈祷声中,决定了下一年的祭品。
那是个尚且还未出生,仅仅只是孕育出个胚胎的孩子,蛇感受到,在场所有人里面,唯独只有对方身上的灵气是最为出色的。
即便只是在腹中,也散发出比大多数已经觉醒的仙人还要具有灵气的气息。
常言道,万物有灵,从前或许还只不过是一句空话,可是在陨石落下后,这便成为事实。
如果没有感知类的异能,大多数人都是无法感受到他人身上的灵气,只有少部分存在能够提前看穿他人的灵气,判断这个人是否为仙人转世,是否会在未来觉醒自己的能力。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蛇便掌握有能够看穿他人灵气的能力,并且它发现,妖兽之所以喜爱食人,不只是因为人类是大地上数量最多,味道也相对最好的生物,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人类身上的灵气天生就要比其他生物要充沛。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即便是没有觉醒的人,在陨石落下后,身体内也渐渐充斥着越来越多的灵气,而被民众称之为仙人的人,他们更可以说是移动的灵气团,而且,越是强大的人,身上灵气便越发浓郁。
以至于隔着老远,蛇都可以闻到他们身上的味道,由此判断他们的强弱。
这些年里,它更是根据这个能力,提前预知到自己信徒可能遭受的灾害,并在其造成损失之前当众将其解决。
很久之前,蛇甚至凭借这个能力,发觉到自己最开始畏惧的皇子气息的消逝。
若将时间往前推很多年,放在它刚刚来到这山中的时候,或许早就已经欣喜若狂地前往准备抢夺陨石。
但是此刻,该怎么说呢,或许是太久没有见到当初那块陨石,血脉里的冲动逐渐消失,也可能是长期以来安逸闲适的生活已经将蛇腐化。
现在即便发觉对方或许已经不在人世,它却已经提不起多少兴趣来打入皇城,抢夺陨石。
神醫 嫡 女 藥 香 郡 王妃
比起那些事,它更愿意宅在自己的山里,享受来自教徒的崇拜,或研究自己的能力。
鬥 破 穹蒼
在它眼里,恐怕就是懒洋洋的躺在太阳底下,什么都不想的晒着太阳,感受阳光温暖它冰冷的躯体,都要比大老远跑一趟作妖要舒适的多。
蛇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也清楚陨石对自己会有不小好处,可身子骨却总是不听从使唤,让它只能躺着。
每一次躺下休息,它都会警告自己,下次、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趟皇城,将石头夺回来放在家里好好睡觉,但这个下次,就一直下次到了现在。
就这样,以表演形式享受完本次祭品,并决定好下一次祭品的蛇晃晃悠悠回到山上自己的洞穴附近,懒洋洋舒展开自己将近百米的身躯,陷入沉睡。
而山下,极其荣幸获得蛇点名的人家欣喜若狂,他们承受着周围人羡慕嫉妒的注视,在蛇离开后,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几个月后,孩子安然出生了,是个女孩,长得十分可爱。
但她的父母却完全没有将这个孩子放在心上,对他们而言,这注定要贡献给蛇神的孩子根本不值得自己等人投入过多的感情,甚至于,他们都没有给女孩起一个好听的名字,而是一直用丫头两个字来作为她的代称。
即便如此,对女孩两人还是异常上心的,家里面平日不管是有什么好东西,都第一时间给女孩吃,衣服也是一样,每一年,其他孩子都不一定有的新衣,但女孩却是从出生开始,每一年都不会缺少。
不管她想要什么,父母都会满足她,也不管她闯了什么祸,都不会有人责怪。
家中小一些的孩子可能还不理解,觉得委屈,觉得父母极其偏心,只喜欢女孩一人。
银色音符 爱纱
但大一点的孩子却都清楚,这女孩只不过是一个祭品,一个连家人都称不上,存活的唯一意义便是方便将来去死的可怜虫罢了。
可惜,如此残忍冷酷的认知,在这座城市里,确实司空见惯的现实。
这儿没有任何人会认为这是错误的,相反,凡是了解情况的都认为这十分正确!能够为了伟大的蛇神献身,能够成为蛇神的一部分,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荣耀。
要知道,每一个献上祭品的人家,日后都会成为蛇神城中的贵族,也就是所谓的上等人!
不止如此,他们还会拥有蛇神的赐福,成为真正的仙人!
在这蛇神城中,即便是先天能够觉醒的仙人,其地位也在被蛇神赐福过的对象之下。
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的能力甚至十分弱小,就好像附近土地的灵气都被什么东西所吞噬,即便顺利孕育出异能者,也不会出现强大的能力。
可惜,这里的人从不会觉得这是异常,反而打从心底认为这很正常。
毕竟这里可是蛇神的住所,其他的伪神、伪仙又怎么可能会是蛇神的对手,又怎么敢降生于此处呢?
所以对这里生活的所有人而言,蛇神便是绝无仅有的存在,也是最为伟大的存在,能够接受它的赐福,绝对是他们这些子民最大的荣幸。
白 髮 魔女 傳
相比较之下,不过是一个两个孩子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再说,能够被蛇神选中,她才应该感到荣幸,应该心怀感激的被蛇吞噬,成为它的一部分。
就这样,女孩在完全懵懂的情况下长大,她以为自己很受宠,父母、邻居、家人,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大家全都在迁就自己,都疼爱自己,自己就是这所城市里名副其实的小公主。
女孩在祭典到来前的日子里,一直都过的十分快乐、满足。
终于,祭祀的那天来了。
从前一天开始,她父母便为她清洗身体,梳妆打扮。
女孩并不愿意。
蛇神教的衣服太丑了!
为跟蛇神保持一致,整个城市内黑色是最为尊贵的颜色,所有人,只有在蛇神祭典的这一天才能身穿纯黑的衣服,其余时刻,都是不允许的。
而为作为祭品的女孩所准备的,便是通体漆黑,仅有的装饰便是用金线勾勒出来的巨大的蛇神图样,这般颜色与款式,对一个不到5岁的小女孩来说,确实有些不符合审美。
但哪怕她再不愿意,嘴里再抱怨,她眼中向来温柔、什么要求都会答应的父母却出奇的拒绝了,不止如此,还让她遵守规矩安静些,好好把衣服穿上。
她虽然只是个孩子,却也知道家里一直都在信奉的宗教,在父母的带领下,她也会经常进行祷告,这是她在家里,唯一必须遵守的事。
所以她也很清楚明天就是全城十分重要的日子,但泡在溺爱中长大的她却还是任性的想要去玩,不想穿这身会影响活动的黑漆漆衣服。
听到这话后,她父母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难看,不只他们,就连她年长的哥哥姐姐也都很不满意的看着她,这是女孩从未见过的神色,是仿佛根本不将她作为家人对待的冰冷眼神。
他们望着她,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不听话的美丽货物,若非担心损坏后卖家责怪,现在势必已经动手教训她了。
这眼神让从未见识过的女孩感到畏惧而陌生,最终她乖乖穿上专为这一天准备的衣服,并听从父母的意见,乖乖在家等待着。
在女孩看来,只要明天一过,见过蛇神以后,父母就不会再生她的气,她就会回到之前的生活中去。
所以只需要忍耐一下下就会结束,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二天到了,女孩坐在奢华的纯黑色大轿子里,在周围欢天喜地的吹锣打鼓声中向着山底下专门修建出来为庆典准备的巨大广场走去。
一路上,她父母穿着同样纯黑色的威严衣裳,骄傲、得意而期待地走在队伍最前面,享受万众瞩目的滋味。
为这一天,他们已经足足准备了五年的时间,从女孩还未出生开始一直到现在,终于到验收成果、收获果实的时候了!
经过一系列祭祀该准备的繁重复杂事项后,终于来到重头戏,也就是呼唤蛇神,让其享受祭品并赐下祝福的时刻。
祭 煉 山河
一众人在祭司的带领下,将作为主角之一的女孩放在广场最重要,他则带领女孩的父母站在其下方的位置大声祷告,呼唤蛇神。
至于其他观众,此刻也都跟着,恭敬的跪在地上,等待蛇神降临。
很快,就在女孩还懵懂地望着众人的举动时,早就准备好并欣赏完前面内容的蛇驾驶黑色的乌云从山顶降落。
浪荡记
在抵达广场的过程中,它特地将硕大的身躯缩小到十米左右,否则哪怕是特地修建的广场,都可能容纳不下全城市的人与它。
首席前夫:老婆,再爱我一次 写书的老外
一见到蛇,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越发恭敬与狂热,唯独坐在最前方、也是会场最中间的女孩,望着近在咫尺的那狰狞巨兽,下意识露出一抹恐惧。
她只不过是个不到五岁的孩子,哪儿见过这般恐怖的怪物。
之前在家里祈祷,也一直是对着蛇的雕像,从未见过本体。
现在看到后,除了害怕,她心里还徒然升起一抹不详的预感,她觉得,所谓的祭典,或许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边,蛇降落后立即朝天嘶鸣,以示威严。
它很满意众教徒的反应,这样的举动在它眼中,不论看多少次都还是如此有趣。
按照以往归规矩,嘶吼完毕后它盘在原地不动,闭着眼睛,直到祭司将该有的赞美祝词念完以后,这才将冰冷残忍的目光对准地上的小女孩。
用餐时间到了,蛇心想。